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媒体 > 头颈癌c-met/HGF信号调控的分子机制
头颈癌c-met/HGF信号调控的分子机制

  头颈癌是全球第六大常见癌症,这通常与烟酒消费有关。咽癌主要通过人乳头瘤病毒(HPV)感染而发生,从而将头颈部鳞状细胞癌(HNSCC)分为HPV阳性和HPV阴性两种。异常的间叶上皮转化因子(c-MET)信号转导通过刺激增殖、侵袭性、形态发生和血管生成促进了HNSCC的进展。

  在大多数头颈部鳞状细胞癌中,c-met表达上调。C-met途径作用于几个下游效应因子,包括磷脂酶Cγ (PLCγ)、细胞Src激酶(C -Src)、磷酸肌醇-3-羟基激酶(PI3K)、α丝氨酸/苏氨酸蛋白激酶(Akt)、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MAPK)通路。C-met还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建立了一条串扰通路,促进了HNSCC的化疗耐药。

  近年来,c-met/肝细胞生长因子(HGF)信号网络在HNSCC代谢紊乱、肿瘤微环境和免疫调节等方面的信号传递已初露端倪。针对c-met/HGF信号网络已经开展了多项临床试验,以期提出针对HNSCC的靶向有效的治疗策略。


  近日,印度北方邦阿米提大学的研究者在Molecular Cancer杂志上发表了题为“Molecular mechanism(s) of regulation(s) of c-MET/HGF signaling in head and neck cancer”的综述性文章,本文就c-met/HGF信号转导的分子机制、研究现状及其在HNSCC中的作用作一综述。

  c‑MET通路

  c-MET是一种酪氨酸激酶受体,主要位于黑素细胞、内皮细胞和上皮组织,包括肝脏、胃肠道、肾脏和其他器官。在正常细胞中,初级MET转录本产生150 kDa的肽,它被部分糖基化,产生170 kDa的前体蛋白。该受体最初是从人胃癌细胞系中分离出来的,包含一个50 kDa的α链和一个145 kDa的β链,它们与一个190 kDa的跨膜αβ复合物中的二硫化物桥连接。

  HGF是c-MET受体激活其生物学功能的主要配体。HGF是作为单链惰性前体产生的。胞外蛋白酶的切割将前体转化为双链功能性异源二聚体。HGF主要以不活跃的形式分布在大多数组织的细胞外基质中,在那里它被肝素样蛋白多糖裂解成成熟的形式。HGF主要来源于间充质细胞,它以旁分泌的方式作用于表达c-MET受体的上皮细胞。

  HNSCC中c-met信号的改变

  肝细胞生长因子(HGF)是一种主要的散射因子(Sf)蛋白,能刺激不同器官的上皮细胞的形态发生和运动发生。在HNSCC中,HGF主要通过肿瘤微环境中的肿瘤相关成纤维细胞(TAFs)分泌。HGF是HNSCC中c-MET激活的主要配体。c-MET信号的表达增加是由于多种遗传异常,包括MET突变和MET基因扩增。

  HNSCC肿瘤细胞的侵袭转移有多种途径和过程。由于其参与代谢失调、肿瘤微环境和免疫调节,c-MET已成为对抗HNSCC的重要靶点。HGF/c-met信号失控导致细胞增殖、运动、侵袭和血管生成失控,在包括HNSCC在内的肿瘤的发生、发展和生存中起重要作用。它与其他几个主要下游通路的关联,有助于癌症的增殖和转移,使其被更多地探索和找到合适的靶点。将c-MET抑制剂作为一种靶向治疗药物引入临床,通过代谢信号、肿瘤微环境和免疫调节对HNSCC进行检测的可能性很大。

  医思倍,医学研究院

  广州医康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番禺创新科技园成立,是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重点培育的医学研究项目。是目前国内生物医疗领域唯一 一家专注于提供医学科研解决方案的专业咨询服务公司。旗下品牌“医思倍”医学研究院,拥有1500多平方的医学科研实验室以及先进的实验设备。



  医思倍科研团队由来自全国知名医学院校的硕博研究员组成,是一支拥有丰富的医学科研理论以及实操经验的研究团队,能深层次挖掘客户需求,为广大医学科研工作者解决无暇顾及的临床科研以及因科研条件落后而无法开展实验研究的问题,帮助其提供更专业、更全面的医学科研整体课题服务。基地实验科研平台开设五大生物医学科研技术服务:细胞实验服务、分子生物学检测服务、病理学检测服务、免疫学检测服务、动物实验服务。

  未来医思倍将继续秉承“尊重科学,求真务实,服务领先,客户至上”的服务理念,与全国数十家三甲医院、高等院校研究所建立长期战略合作关系,坚持不懈地提升产品和服务的质量,并将依托快捷高效的科学研究协助平台以及丰富的生物医学资源,努力为广大医生、学者提供专业的生物医学研究、科研培训、成果转化等综合性服务。

微信扫一扫
手机扫码访问
微信扫一扫